丰富和纠正自己的地质认识

2019-04-25 15:14栏目:生活

  华莱士·普拉特(Wallace Platt)1885年出生于美国堪萨斯州菲利普斯堡,父亲是一名法官。他自幼很有主见和想法,中学时就开始兼职打零工赚取零用钱。高中毕业后,普拉特进入堪萨斯大学,他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选择法律专业,而是把兴趣放在了枯燥的石油地质学上。

  1908年,普拉特获得堪萨斯大学双学士学位,1909年又获得硕士学位。毕业后,他作为矿业工程师加入美国海岛事业局(U.S.InsularBureau)。1913年他被派往菲律宾测绘背斜构造。七年后,普拉特辞去菲律宾的工作回到堪萨斯。

  一次,普拉特去看望导师霍沃斯,恰好得克萨斯公司(即后来的德士古公司)委托霍沃斯寻找地质师,于是导师向德克萨斯公司推荐了他。普拉特得以成为得克萨斯公司上游子公司石油生产者公司(Producers Oil Co.)的地质师,负责得克萨斯州中北部的地质工作。

  当时,大多数人并不认为找油必须依靠石油地质学,公司又急于寻找新油田。普拉特查阅了同事们的地质报告,其中有一份调查报告引起他的注意,报告中指出,在Eastland County有一个背斜。经过现场测绘,普拉特充满信心地建议公司在这里打探井,进而发现了兰杰(Ranger)油田。

  1917年,在得克萨斯的休斯敦,新成立了一家石油公司——汉伯尔石油与炼制公司(Humble Oil&Refining Co.)。1918年,该公司以总地质师的职位将普拉特聘去。普拉特很快在汉伯尔公司成立了地质部门,建立起地质实验室,把刚刚出现的微体古生物学、地球物理勘探方法、井史资料分析等科学技术引入石油地质工作。

  普拉特的才华开始展露,公司在油气发现上硕果累累。1918年,普拉特刚刚进入公司,汉伯尔公司仅仅有3200万桶(约437万吨)石油可采储量,平均日产油只有12000桶(约60万吨/年)。二十年后,汉伯尔已成为美国名列前茅的上游石油公司,探明可采储量达19亿桶(约2.6亿吨),平均日产油14万桶(约700万吨/年)。

  1918年,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(现埃克森美孚公司)打算注资汉伯尔公司。谈判过程中,汉伯尔公司的总裁法里什(William S.Farish)特意带上了普拉特,因为只有他才能充分讲清汉伯尔公司的资产和潜力。谈判很成功,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以1700万美元买下汉伯尔石油与炼制公司的一半股份。有了充足的资本,汉伯尔石油与炼制公司开始建管道,造炼油厂,购买更多的石油租借地,得到更快的发展。

  在普拉特的指导下,汉伯尔公司在石油勘探上取得一个又一个成就,成为美国最大的上游公司之一。1937年,普拉特被汉伯尔公司的母公司——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调去当总地质师,指导和推动埃克森在全球的勘探活动,直到1945年退休。

  普拉特善于“打破常规”地观察地质现象,丰富和纠正自己的地质认识,他在石油地质方面最大的贡献就是关于断层的理论。

  1919年,汉伯尔公司的主要油田——兰杰油田产量开始下降。法里什要求赶快多找几个背斜,普拉特告诉他:找背斜是对的,但并非所有的背斜都产油,而且石油也并非都聚集在背斜里。我们要更好地研究地质学,搞清石油聚集的控制因素。

  1920年,汉伯尔公司的合作伙伴汉弗莱(Humphrey)公司在得克萨斯州的梅西亚地区钻出石油。汉弗莱公司将这一地区的远景图送到汉伯尔公司,以便研究部署初探井和详探井。在图上,有一个大背斜,浅层已经找到小油田,十大正规赌博网站排名目的层是较深的伍德宾(Woodbine)砂岩地层。汉弗莱公司提供的这张远景图表明,存在一个拉长的背斜构造,形成圈闭。

  普拉特经过仔细研究,发现这一背斜向四周延伸,其西部应当是一条同它并行的断层。原设计的一口探井就在这个断层的下降盘上。根据他以往在中陆地区工作的经验,断层往往是垂直的,因此,他断定这口井很可能要落空,成为干井。然而,事实同他开了个玩笑:这口井打中了,出油了。这件事让普拉特大吃一惊。

  他马上赶到现场,花了整整一星期时间,发现这个拉长的背斜确实是一个大断层,但这一断层不是垂直的而是倾斜的,且斜度很大,很平缓,在地表下延伸300英尺(约90米)。正是这个大断层斜向切割伍德宾砂岩层,形成一系列圈闭构造,这口井找到的恰好是一个这样的圈闭。他急忙赶回公司总部,把这一断层以西大片土地的勘探特许权买下来,沿着断层以西布了一批探井。

  第二年,普拉特向美国石油地质家学会提交了一份研究报告,阐述了他对于断层的认识。当时,不少人对此持怀疑态度,而普拉特选择用事实说话。汉伯尔公司按他的部署,沿那个断层的西坡向北布探井,很快发现了一个储油构造,这就是鲍维尔(Powell)油田。之后,又陆陆续续发现洛林尔等油田,使汉伯尔公司得以飞速成长。

  普拉特十分重视采用新技术来推动石油勘探。20世纪二十年代,重力、磁力、地震等地球物理技术刚刚诞生或刚刚在石油勘探方面试用,普拉特就大胆地加以应用。他在汉伯尔公司带头聘用地球物理学家,并且建立研究组,研制地球物理仪器。

  普拉特注重不断总结地质勘探经验,并上升到理性认识,再指导实践。他在为埃克森公司工作的同时,积极为美国石油地质家协会(AAPG)讲课和撰写论文。1937年,普拉特在AAPG发表了一篇名为《找油的哲学》的长文,这篇论文是他毕生找油经验的总结,得到世界石油地质界很高的评价。

  在论文中,他强调,“富有想象力,这是一个成功的找油者不可缺少的东西。”“归根到底,首先找到油的地方是在人们的脑海里。” “如果没有人相信有更多石油有待去寻找,那就不会有更多的油田被发现。”

  地质家梅利尔·哈斯称普拉特是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找油者”。AAPG的刊物主编萨尔瓦多称他有“企业家和地质家的双重气质——勇敢、卓越的判断力,相信自己的想法,找油上具有乐观主义。他信念坚定、思想灵活、嗅觉敏锐,他还善于物色人才、培养人才,并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。”

  参考资料:《“最伟大的找油者”——普拉特》、《找油的哲学》、埃克森美孚公司官网等

  面对失败不去逃避与狡辩,而是在失败中寻找成功的机会,我想这才是普拉特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。